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2009.02.11 Wed
comic同人WP加工 私下交流 禁转禁再修改


rayfile下载 1280X800only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a77725ca-f7f1-11dd-bece-0014221b798a/





接着讲正题。

这两天很愁,因为一个本不该困扰我的问题――梦。
最近晚上都会做梦,先前全是恶梦,到昨天稍微好些了――故事依然离奇,但恐怖寒颤少了。
因为做梦,而且大部分都是噩梦,所以半夜总是要惊醒,头皮发麻,全身冷汗的在夜里睁着眼,真的很不是滋味。

最初做的是一个关于杀人的梦。
不记得是我杀人,还是人杀我。
但醒来时,梦里那种用刀子深深割进真皮割进肉里的钝感在真切不过。让人觉得恶心。
然后是一些离奇而诡异的梦。
梦里面我可能是逃亡着,但也有过追捕着。
看见巨大的鲨鱼缠上自己、尖利的牙齿就要刺进脖子;莫名其妙的走在没有防护栏的天台上,天台绵延无绝,却有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遇见想念的人,拥抱的瞬间变成吃人的恶鬼。

别人是夜夜笙歌才导致筋力衰退、我却背得只因为每每在梦里逃避追捕而累得半死。
真是不值得。

和娘讲,又不晓得该怎么起头才能让她充分了解我的痛苦。
就好像,有些时候,她不懂得我在喜悦什么。
1月中的时候,我指着光一的海报和娘说,阿娘,这个男人啊,今年30岁了哟
心中有一座山头的欢喜,却得不到母亲半点回应。
于她,这只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生辰年岁,毫无半点关系。
又比如初到哈尔滨的那个晚上,我梦见高中的玩伴、碧海晴空,恣意的拥抱和撒娇。
醒来时分,欢喜的看着站在窗口的母亲,喊了一声又一声,却终是闭了口。
我多想以无比欢愉的语调和她说,娘,我梦见我和沈妍又在一起念书了,在一起,就在一起,那距离就好像地球真是个乒乓球。
可惜阿娘不懂。
纵然心好像可以这样接近,母亲给我的亲近感长久都保持着那份来自胎儿期的亲昵,但是,她不理解。
她不理解我在为什么而悲戚、因为什么而欢喜、怎么为叹气、干吗要卑怯。

总以为全世界没人懂。
――据说这样想的人,通常,更爱自己。
这样的人期待的恋爱是与自己相奸。
安全感匮乏、对三千都抱质疑、思维跳跃到一万光年之外。
多希望自己就是那个躲藏在行李箱中的苍白固执少年。


另,《小王子》的故事越看越难过。如果小王子也能爱上小狐狸就好了;或者,干脆一开始就别遇见彼此。

我的小王子,你可知道,我也爱你。不比你爱玫瑰少。




Category:六畳一間 | Comment(2) | Trackback(0) | top↑ |
<<坚持日更是好物件 | HOME | 美剧>>

阿鱼,我顿时有个疑问――
U莫非……是看寒蝉看太多了!?(爆)
- | 溯月 | URL | 2009.02.11(Wed) 16:54:53 | [EDIT] | top↑ |

请QQ上传给我谢谢 ...
我喜欢那矮子的~~ 但是要全部……

还有 我更BO很稀奇吗?!

还有 我看不懂你个别字 = =
送你神兽草泥马 ……

还有 我也做噩梦了
魍魉简直是……
- | v | URL | 2009.02.11(Wed) 18:11:15 | [EDIT] | top↑ |

name
title
mail
url

[     ]
Trackback URL
http://tsukasaexile.blog44.fc2.com/tb.php/101-931d61d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