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偷得浮生半日闲

2009.03.28 Sat
我想搬BO我想搬BO啊,搬吧搬吧,可是好麻烦啊。

我觉得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再叫嚣着不高兴着。很苦恼。


下午要补考。

念个二专还要补考,丢脸丢到家TUT
可是书还没看过怎么考?


小D生日。
Q上聊了会,彼此都感叹这金融风暴搞的我们这些已经毕业和即将毕业的人工作难找啊。

日子不要过了TUT


其实我主要是想来抒发一下刚刚逛别家BO的那些郁闷。

另外,我对某一个类型的美人好像非常非常的没有抵抗能力。
发、秀气、不招惹的时候挺恬静的吧,一招惹就炸毛还很暴力,有点别扭,不过很强不女气。
具体请参照云雀恭弥、凤镜夜一类。
好吧,我对发真的很偏爱啊。
好喜欢头发的恬静暴力美人。
我完蛋了TUT

出门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六畳一間 | Comment(2) | Trackback(0) | top↑ |

七年和五載

2009.03.26 Thu
七年,是說CS;五載,是說我和十三。

有點不安分了,想搬博客,又懶於重頭再來的那種疲憊。
好像高三剛畢業那時一般無所事事的逛CS,一個個區逛下來。
只是沒有人會在哪個區等你,或者隔著時間差于你放肆的侃。你不知道,你丟失了到底多少的寶貝。但,一定是丟了。

菊花盟約,代表劍的武士道,悲劇之美。
——那些都是我很喜歡的新撰組,還有我鍾愛的天劍少年。
沖田總司。

今早是起床失敗。
迷迷糊糊的就湊准了老爺子回來吃中飯的時間起的床。
繼續看了點《三俠五義》。
喜歡機了那個年少華美,行事狠的白玉堂。
白玉為堂,該是個怎么俊俏的狹義。

電驢又拖了很多東西。
電視劇、漫畫,一打一打的,也不關他下載速度多慢,以為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隨意揮霍。

浸透了窮書生的一股子酸勁。
我和誰說了這話,對方在對話框里敲了一串笑。
七安談戀愛了,然後失戀了;再戀愛,繼續失戀。對金色髮的老外執著得近乎神經質。
會在一個人的夜晚盯著自家花園哭,嚎啕大哭的間隙用方言罵天罵地。
但是也堅決不再逃回國來。

最近自己很執著于進食、睡眠、一個人閱讀。
偶爾想起姓堂本的兩位先生來就酸鼻子。
一個人一輩子,擁有一個鮑叔牙就算是奢侈了。
頑固的認定管仲配不上鮑叔牙。
公子小白的話,因為是霸王,所以酌情考慮。

盜墓筆記的第五本最後是沒看完。
突然就失了性子。
又比如特殊傳說。
應該會重新找一日,簡短重閱,然後寫點類似讀後感的牢騷,於是終了。

沒有沉迷的事物。
沒有執著的情愛。
你是多么可悲的人兒。
養條狗養只娃都比你更忠誠。

你愛女子,我愛男子,所以我們不合。



Category:六畳一間 | Comment(2) | Trackback(0) | top↑ |

去他妈的生老病死

2009.03.25 Wed
生存空虚说。

少年绝对不要看尼采、叔本华、由贵香织里、嫣子危、心理学相关书籍。不然成年一定心智不全+心理变态抑郁世界观混乱。


好死不如赖活着。
去他妈的死去原知万事空。
我对永生的渴望和对死亡的恐惧远远超乎自神假想。

老天要保佑外公身体康复。

拼什么家里出事,家长总喜欢对小孩子说:你什么都别管,好好读书就可以了。——这他娘的没人性。
我宁愿不要念书,也要一辈子守着这个家。
战场上做逃兵、争斗里做败将、尊严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但一定会尽忠孝。

你不懂,你不懂。
我想要大哭一场的时候只能咬嘴唇,想要和你接吻的时候只能避开,想要安慰和鼓励的时候只能对照着镜子越来越恐惧。

昨日的她和今日的我以及明日的你都将抑郁而终于此刻。



Category:六畳一間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白色瓦伦汀

2009.03.14 Sat
周六下午的课临时暂停一次,便和杨妞一起去逛了田林路。一直到吃晚饭,才被提醒——今天是白色瓦伦汀。
回来的时候要坐车的,不过最后还是乘了11路。

发呆的路上突然想起司徒龙颜。还有从大学起就一直跟她“恶交”的杨肃。
大学时代,一切情人可以一起度过的节日,一定最终只是她们两个在一起——就好像,漫长岁月,到头来,身边剩下的那个人,始终是最初的那个。
因此推定司徒龙颜的结局必然是从了苏懿心、结婚生子平淡一生。而曾经的轰烈闹腾都将随岁月沉淀,最后——温良如玉。

宗教的禁欲思想和纵欲主义具有同样极端的美学,深刻的吸引我。
——突然想到的,没别的意思。

希腊式的悲剧很唯美,但也同样崇尚北欧的暴力血腥。
奥丁歃血为盟的至交是注定杀死自己的敌人邪神洛基,不知道他老人家在死的时候有没有嘲笑过自己纵然贵为神灵,却难得一次付出情谊而被这样玩弄。
也不晓得洛基在与奥丁刎颈之交的同时,是不是真心祈祷过,诸神的黄昏永远被降临。
谁也不晓得;而这只是一则神话罢了。

永恒的美来自最尖锐的矛盾。
人性、战争、爱情。

看文化中国的时候,华东师大的一个教授说起管仲和鲍叔牙的友情时,他说,其实有时候啊,男子与男子之间那种惺惺相惜同甘共苦的情谊,有时候要比男女之爱更叫人煞。
演变到如今,终于成就一种变态的思想——耽美。
好吧,最后那句,我在瞎掰。

下了westlife以前的三张专辑。
很好,听的老子恍然间以为仍然少年。
Queen of My Heart。
屠龙骑士如果在战斗中爱上了那条恶龙,童话故事该怎么个继续?

因为种种种种的机缘巧合,我不仅下载了《圣斗士冥王篇》的TV,并且,以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去观摩了《冥王腐话》,哦,错了,又错了,应该是——《冥王神话the lost convas》。
车田老神授权手袋木好青年的一部fans(腐丝)向作品。
讲述一个由少男天马M君所引发的冥界与地上的轰轰烈烈的死伤无数的抢亲战。
哦,错了,又错了——应该是,冥王发动时隔200年的圣战,天马帮助雅典娜一起战胜了邪恶。
很有意思——如果您是腐女的话!

这个真的是童虎爷爷,相信我,千真万确=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b
下面这张是童虎爷爷用一阳指把小石丘劈开后捡起自己的帽子,很帅啊~




Category:六畳一間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my beauty sky

2009.03.05 Thu
刚要开新solo,做了新的offical-site。页面一片素白,他的巨大画像和奈良的鹿的剪影——世界干净得只剩下一双白。
面对越发沉静下来温和的你,我是否该重新打个招呼,诸如——您好、请多多指教、刚紫君。
一直记得sipink曾经这样描述过你,说——去年的懦夫,今年的白龙。
温良如玉,沉静平和——这是如今我看着你首页上那副巨大画像唯一能搜索出的词汇,用来形容现在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再合适不过。

光一的shock也终于要无事终了。无论看这个男人多少次,都会怀揣仿佛初恋的少女那样的忐忑心情,青涩而激荡。

blog的名字自从冬天改成——江山不比美人冷——之后,再不劳心。虽然心里总有口气不顺(毕竟这是带这浓重冬天气氛的题名嘛),但是在脑筋开动无能。
姑且就这样吧,和这个板子一起,继续安然坦若。

因为被告知周五没假回不了家就和项目负责老师生了气。
他多半挺吃惊的,毕竟之前我是怎么苛刻怎么挑剔都肯耐心的回应他顺从他。
他多半也挺失望的,会觉得我是个太顾眼前不懂大局什么的小孩吧。
谁又知道他们的世界,他们的心……
总之,最后还是回家了,还是蛮开心的。

下了alan的歌 《群青的谷》和《心戰》都没什么感觉。嘛~还是当年的《明日への讃歌》好听啊,那个高音飙得——我心舒爽
阴阳座的日式重金属倒是不错。听了一盘《鳳翼天翔》。

阴阳座其实还真是个很又意思的乐队呢

阴阳座是一只成立于1999年乐风是传统日式重金属的乐队。但乐队有时也融合了日本固有的演歌,或是能剧的曲调,或是那和风味十足的抒情曲调与民俗大众以谑小调,相当耐人寻味,当然他们的宣传造型,文案企划,专辑设计与现场演唱可以说相当视觉系!阴阳座的音乐有著独特的世界观,以传统日本文化为基石,双主唱的组合更是乐团的独特之处,借著男女不同的音域创造出「动与静」、「阴与阳」、「刚与柔」的音乐世界。他们选择的是涉及鬼神、妖怪的重金属摇滚,从他们的歌及歌词就能了解他们的音乐方向。



也听了EXILE的不知道是不是新歌。还有伊藤由奈的《TRUST YOU》。


后天要补考第二专业。
然后要写毕业论文,20号要交初稿,总觉得时间很不够的样子,但是呢,我依然是很懒散的样子——这可真不好

这学期结束之后第二专业的课程也全部告终了,暑假的时候要开始找实习啦什么的。
本来打算这学期就去做些简单的家教,但是呢,好像时间真的很不够的样子啊。
我呢,并不打算让自己过着很忙碌很操劳的日子,所以,能偷懒能放松就尽力哟

也要变成社会人了啊,最初的那种可怕感终于变成了麻木。
谁曾经怜惜我,劝我继续念研。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困死在一个地方,我真的会死。

做Holland职业兴趣的结果,技术型和研究型都19%以上,常规型20%多点。
所以,我果然很适合做秘书或助理
果然还是专业念错啦啊

大四想租房子,找个合租人,养条哈士奇、苏牧或黄金也可以。

生活过的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
最近看掉了《特殊传说》和《雅典学派》,还有几篇日本的耽美。
《特殊传说》里喜欢冰炎学长和夏碎学长。一定要腐特传的话,我估计也就只能萌下这对。不过,貌似夏碎学长身高比较有攻的优势(?)!
但是即使这样,在我心里,红颜暴力兔(误)学长也是攻啊!

如果心能说话,那就是如咒语般的言。


这句话说得很好。

因为玩《三国无双MR》的缘故,所以对曹丕的喜欢好像又深了点。
好像真的萌到了,这个只坐了6年皇帝的严谨青年。
文不如子建,武不如子文,贤不如子修,智不如仓舒。
这是谁说的我忘记了,但这可能确实就是历史上的曹丕吧。
纵然这样,也好像真的喜欢了。
我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帝王控么(笑)

精神无所依托,轻度抑郁,寡欢不得。

我得找见能让我热衷的事物来——方为上策。


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



Category:六畳一間 | Comment(0) | Trackback(0)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