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archives|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Trackback(-) | top↑ |

The Silent Force Ⅰ

2008.03.30 Sun

- 人物塑造失败 情节薄弱 -

但...总算是生出来了 OTL










The Silent Force Ⅰ

脑内衍生,挂名剧本,狗血囧瑶,别较真。
BGM推荐within temptation的《Somewhere》

刚,谢谢你,教会我跌倒了站起的勇气。——生日快乐

[ 0 ]
他是梦境里的窥伺者,从很高的云层之上如同众神一般俯瞰整片无边无垠的海域。静默的海平面在他的脚下的某个位置浮上些许细小的气泡,升起、闪光、消失。
目光被这些细小轻易俘获,视线逆着气泡上升的路线歪歪扭扭的寻到蓝得发青的海下,海水的颜色随着下潜的深度越发暗向,在终于要变成彻底的前,他的目光捕获了制造那些气泡的“元凶”——一个正在不断缓缓下沉的男孩,缓缓的,缓缓的,阖着眼,长如蝶翼的睫毛微微卷翘,唇红如胭,轻轻抿起,好一派安乐之相。
长相奇怪的深海鱼驾轻就熟的绕过男孩的身边,却有故意似有若无的将晃悠的尾巴轻轻扫过男孩裸露的白皙肌肤。
他听见了,在不能传递声音的深海下——男孩浅浅的笑声——fufu。

[ 1 ]
堂本K一虽爱赖床,却能在7点闹钟吵了3次后准时起床,分秒不差。洗澡、刷牙、刮胡子、洗脸、护肤,没有早餐。在分针画出一个漂亮的圆弧归位时堂本K一对着自己那套毫无生气的公寓说,我出门了。——然后上班,开始一天的工作。
堂本K一是个有点古怪的社会精英。
谈不上很有钱,但就爱开着拉风的红果果的法拉利通勤。
生得一副好皮相,却鲜有恋爱,和前一个女友分手是7个月前的事。
有点工作狂,为人正直而且负责到底。崇拜科学,即使有过类似“初中时依然相信着圣诞老人是存在的”这样的过往。
虽然常年散发着“生人无近”的强大冷气场,但私底下据说意外的很抽风,并且和大亲友长濑T也君并称JF里的“天然双宝”(注:JF是堂本K一大学时所参加的某个看似神秘的小团体的简称)。
不过,这位作风正派,被J企业女性公认为白马王子的堂本K一君,近日,似乎,确实,是有那么点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反复不断的重复做着相同的梦。
深海,鱼,下沉的男孩,轻微的笑声。

[ 2 ]
堂本K一叫长濑T也一起泡吧的本意是想向大亲友一诉连日来的困扰,但是,正如您所想的,他就这么毫无心里建设的情况下和他梦里的男孩相遇了。
然后,相爱了,接着,分手了,经历一番后又和好了,最终HAPPY ENDING全文完结。
KY了。
不过这遇见,是真刀真枪,确确实实的遇见了。他堂本K一在某个不算晚的夜晚,在某家不太嘈杂的PUB里,遇见了那个连日来困扰他的梦里的男孩。
男孩站在人高马大的长濑T也的身边显得异常娇小(虽然换堂本K一站那儿也是很小很小的一只),堂本K一君当时立马萌生出一骨子想要保护这个男孩的王子心情,心里的小算盘还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和这个命运的邂逅展开一段当下女生都很萌的BL来着。这样的少女心境却被长濑T也之后的一句话给统统变成了破碎的镜片——小K,快看,小T回来了哟!

[ 3 ]
堂本K一当下很有痛揍自己一顿的冲动。
什么柔弱的静谧男孩、什么下沉时甜美的笑声、什么想要BL想要保护,都TMD滚!
以上是堂本K一那晚在PUB里内心沉痛的呐喊。

[ 4 ]
那个梦里的男孩,哦,不,其实按照年龄计算,那个人可是只比堂本K一小100天而已,所以,今年也是26岁的社会青年。
那个人,叫堂本T刚。
虽然同姓,但绝不是堂本K一的亲戚,或者老婆。
只是正好同性了,又同姓,如此而已。

[ 5 ]
当然,因为这个是我所捏造的故事,所以他们当然不可能仅仅只是同性同姓那么简单。
堂本K一是堂本T刚的大学学长兼高中学长兼初中学长。
通俗的说,堂本K一和堂本T刚其实从初中起就是青梅竹马。
不过,并没有过类似“长大了我要嫁给小K哥”或者“长大了小T要做我的新娘哟~”这样童言无忌的傻冒宣言。
但是呢,据某“天然双宝”成员之一的XX君证言,小K其实是个很母性的人,表现在他一直都很疼爱照顾包庇小T。佐证无数。
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奈何当年往事早已成风不可再考,只留下如今的堂本K一和堂本T刚双双立于堂本K一的小破宅门前发呆。

[ 6 ]
——那个……房间有点……
这个是某K。
——靠酱好拘谨呀~
这个是某T。
——呵呵。
——Fufu。
——呵呵。
——Fufu。
——呵呵。
——ANO……靠酱可以先开门让我进去再笑么?行李好重我好冷。
——啊。哦。啊啊。哦哦。啊——
——Fufu。
某T开始搬行李。我挪我挪我挪挪挪。
——我帮你吧。
某K笨手笨脚的帮忙。
闻见某T身上浅浅的气味,仿佛闻见了海风极力所要藏匿起的深海涩。

[ 7 ]
堂本K一吃早餐了。
堂本K一还带了一份粉红色的便当,盒盖上有一只很可爱的TEDDY熊。
J企业的女性男性们都揣测,他们的这位冰冷系王子恋爱了交往了,而且对象应该是个很可爱的柔软小女生。

[ 8 ]
午间餐时间的堂本K一盯着桌上的便当盒重重叹了口气。
为什么青梅竹马了那么多年,他堂本T刚难道还不晓得自己讨厌女性化的粉色么?
还有啊,那些都是什么菜!切成爱心的蔬菜,缀上眼睛的章鱼烧,写着扭七歪八的“请吃我吧”的米饭——这些都是什么和什么嘛。
堂本K一在内心OS无数,却还是乖乖的把便当吃了个底朝天。
没办法,谁让回去某人要检查呢?
不过话说回来,两年不见,烧菜的手艺变好了呢~
尾语加上一个大大的“心”,好像狐狸的尾巴那样晃悠来晃悠去。

[ 9 ]
堂本K一和堂本T刚算不上同居,只是堂本T刚才回国,父母又在奈良,一个人落脚东京无依无靠最主要是无住宿,所以长濑T也那天在PUB里建议“反正小K的家那么大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让小T先住着吧”,于是两堂本客套了一番,开始同居了。
啊,错了,之前都说不是同居了,只是暂住~哟。
你睡床的左边,我睡床的右边;我的脚隔在你的小肚腩上,你的头枕在我的臂膀里。而我们房间的隔壁,是空荡荡、干净净的客房——所以说,这文其实很囧很狗血。

[ 10 ]
睡眠姿势不可考,否则丝瓜伺候。
但堂本T刚越来越有这个家的女主人的风采是确有其事。因为,这个呀……是堂本T刚自己说的。

[ 11 ]
某日长濑T也约好友两堂本一起吃饭。
席间一位堂本不时抱怨另一位堂本的种种生活陋习,譬如在家裸体,只记得买可乐不记得买菜回来,吃好饭总是很大爷的往沙发上一坐电视一开洗碗什么的统统不干,洁癖末期……等等等等。
涉及时间跨度太长内容过多陈词太叨,我们不善于思考和记忆的人称野兽系列的长濑Y也BABE后来只记得一句话,也是最重要的一句话——最后的总结陈词——所以呀,什么都要我在他身后替他担忧分劳着,你说我不是他妻子我还是他娘啊?!

[ 12 ]
两位堂本的生活按照众神规定的那样进行着,偶尔和长濑吃个饭聚聚头瞎掰点啥。
堂本K一继续他的社会精英生活,依然法拉利通勤,依然工作狂,依然生人无近。
不过,早上有热气腾腾的早餐,出门前对着某个人说“我出门了”会得到回应,午间餐有充满“惊喜”的粉色小熊便当,开法拉利去超市买可乐的同时会记得买菜,经过蛋糕店的时候习惯性的停下来挑个带回家给某个人然后看见他的嘴角笑成一朵太阳花,晚上手的一侧有某个人温软的触感。

于是他轻轻转身,拥抱全部。


如果你将下沉去海底,我会连同那吞噬你的深暗的色一同倾身拥抱。


___FIN


+ 后记 +
很久不写文的直接后果导致我对此文驾驭不能,并且一边码字考虑下文还要担心娘亲是否会突然杀进来发现我在熬夜。
仓促的收尾,我写了一大片不应该出现的画面,而脑内预构的小剧场很不幸没有上演成功。
这文有没有后续看情况吧。毕竟码字不是我强项。
给堂刚的LIVE首日贺以及29岁生日贺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官能限定 | Comment(2) | Trackback(0) | top↑ |

244 ENDLI-x

2008.03.29 Sat
LIVE首日。

今天 你在濱。化作龍 化作戰士 化作我們的愛人


謝謝你,剛。

Category:歲月靜好 | Comment(1) | Trackback(0) | top↑ |

限定公演

2008.03.23 Sun
兔佛佛和米寿司
三角君和车轮君
汤圆君和骷髅君
………和………

两人三团限定抢劫!

史上最心甘情愿的抢劫案件。

记者H君采访受害人若干

H君:请问你还记得抢匪的容貌么?
受害人A:啊啊,兔佛佛好俊好俊
H君:……


H君:请问抢匪抢了您多少钱?
受害人B:(突然瞠大眼捉过H君的衣领)快借我125RMB,我还差一本BARFOUT就全了啊!!
H君:(战战兢兢的递上钱)…………为什么我要借你钱?!


H君:听说您被骗得连揭锅的米都没了,请问……你恨……
受害人C:啊~~ 是小米啊~~啊啊~~果然月刊SONG是好物啊~ 四月24五月51!!哦买高~幸福得尸特了。
H君:……………………


H君:ano……
受害人D:24好美好美丽~~可是瘦下来身体没关系么?啊~为什么51还没有胖起来?!胖一点么才能和24一起组成包子2人组啊= =|||
H君:……导播!这个采访么法进行下去了!(冲到导播面前)
导播:(目不转睛的盯着某文艺伤感PV)啊……共鸣了共鸣了……我要哭了啊~~ 24您果然是我的神!!555555555555555 看得好伤悲。
…………10分钟后…………
摄像大叔:啊哈哈哈哈,小米怎么抽成这样啊,这个英文念得哈可爱啊,51你果然够男人!没有最残,只有更残啊~~!!!哈哈哈哈(笑得翻来滚去了 )
H君:=口=!好吧……既然你们全这样了……(脱衣服,露出超人的装束)嘿嘿……其实~~我乃究极KKF是也~~~


我无聊了…………本来还想再弄个场景写偷心来着的,但是……果然我缺乏幽默细胞啊~~
个么就这样吧



PS 这个分类最后终于还是出现了……哎



Category:官能限定 | Comment(2) | Trackback(0) | top↑ |

系敢怒不敢言的膽小鬼

2008.03.22 Sat
從昨天晚上一直折騰到剛才,最後還是把OS恢復到了以前的那個破XP。
為什麼不讓我裝win2k3,為什麼Intel的網卡不支援win2k3,為什麼HP的網路控制物件創建失敗,為什麼我難得那麼熱情的搗鼓阿電,阿電你卻不鳥我?!
所以一氣之下乾脆把系統的介面偷樑換柱成了MAC的。
很好,很強大!雖然因為造成了很多垃圾檔什麼的,但是……終於爽了OTL

昨天和趙X(我們班的CP 1號君)聊完才發現,自己果然是太容易相信別人了,尤其容易相信陌生人……
我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有喜歡的愛豆,有沉迷的興趣,有歡喜和悲傷,不要因為一些表面就把我強大化了。我討厭動不動就把BH這個詞放我身上。
我是普通人,我這輩子也只能做一個普通的人,庸庸碌碌的過完一輩子,所以……雖然有些品性喜好有些古怪,但是我其實是弱勢群體,別老當我是萬能是百事通。
我也很懊惱這樣的身份。

同樣很懊惱某些人。或者確切的說是某個人。
既不能與之翻臉,連漠視也要被說三道四的,總之,相處的越久就越來越討厭。這樣的人,非常討厭你啊~,當然,你應該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我有多麼的討厭你。
所以,女生的交往很複雜。
以前,甚至到現在都那麼抵制的某些行為,其實也在自己的身上變化著吧,這就是——我是女生,的不可避免的(我承認我在為我的某些行為找藉口)。
那麼,反正對方不曉得,乾脆我就再多說幾遍好了,討厭你啊討厭你啊超級無敵討厭你!!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

MAC的介面什麼都不錯,就是捲軸難看了點;然後那個系統聲音難聽了點。但是,我懶得去修改了(也有部分原因是修改不來啊)

想要做自己的站子,想要有自己的團隊,想要做KK的應援站和聯盟黨。
想好好的愛身邊的每一個我想愛的人,想要你們都曉得我是這樣的愛你們,雖然我那麼不中用,但也想要成為你們的依靠>///<



Category:歲月靜好 | Comment(9) | Trackback(0) | top↑ |

see who I am

2008.03.16 Sun
對於遊戲,我果然有兩大情節——《帝國時代》和《家園》。
這次重新打了《家園》,有時間的話……把帝國時代也找出來重新打一邊吧。

喜歡上within temptation的曲子,《see who I am》很宏大,就好像家園星系一樣,遼闊的宇宙,悲傷的過去,開拓者。《our farewell》光是前奏就已經很傷感了,難怪是經典。

買衣服的時候被服務員小姐慕說有這麽疼愛你的母親真好。當場羞澀了。
好吧,我也很愛我娘,雖然今天早上我們才大吵過。但是……這不妨礙她和老爹是我最愛的人這一點。

就好像聶X說的,我是太過幸福的小孩,被寵坏了。
姑且就這麽著吧。性格懦弱,做事優柔,不思進取,粉飾太平。

不過……有些事情需要想清楚。
我確實想得太多了,但是,還是要去想,如果不想清楚,不想通的話,我恐怕會變得更加廢物。

柴桑的問卷

Category:歲月靜好 | Comment(5) | Trackback(0) | top↑ |

預料之外的日更

2008.03.09 Sun
獨身子女的缺點是:自言自語。
這個是我娘說的。我覺著不錯,我這人確實就是喜歡自言自語。
一個人悶在心裏和自己說說話,腦內小劇場演演戲,生活其實也就這般。
記得相好的BO上有一句話說得我感慨――這是我自己的地方。唯一能說的地方。
那麼我能說盡情訴說的地方在那裏?
自從BO搬家以來,一直都很不安定,總是覺得,沒有以前那裏來得安全。有些話要說出來了,就會先考慮是不是會造成什麼影響。總之,就好像……秘密基地被敵人發現了一般的誠惶誠恐。
當然,只是偶爾。大部分情況我還是照樣的這麼著那麼著,畢竟,這裏是俺的地盤啊。

是說,我想做網站,非常的想做網站。關於KK,關於旅行,關於愛和恕。
秦恒X同學曾經發來一條短信,雖然曉得肯定不是他原創,但一直保存了下來,因為覺得說得很是:愛是傾聽 感恩 尊重 恕
想隨著自己的性子和步調一點點的從手中盛開出美麗的花朵。

剛才逛XQ的時候發現果然V6之後TOKIO,然後大家都開始猜測下一個結婚的是誰。
於是就自然的想到了自家兩爺。
討論結婚的樓裏有很多KK家。還有人排了以下三條:
キンキの堂本剛が結婚
キンキの堂本光一が結婚
人気2人組バンド「KinKi Kids」の堂本光一(29)が5日、1歳年下の元KinKi Kids堂本剛さん(28)と結婚した
雖然我之前有說過類似,希望KK兩個人能儘早去結婚找個好姑娘過日子;如果他們結婚的話我會很高興的;如此的話。但是,真的看到這些變成官方的鉛字文的時候,還是狠狠的驚悚了一把的,雖然以上1、2條都是飯們自己編的。
關於第三條的話,很有喜感。而且覺得,三條裏,最能適應的果然是3條= =+ (我果然是隱性的LOVE飯?)
或許就好像樓裏誰說的,KK給人的宿命感並不單純來自LL,更多的是一種在感情容易淡化處理的現實裏,他們給人一種寄託
宛若童話。

嘛,一講到自家寶貝我果然就能變成話嘮/_\

說些別的吧,最近要開始鍛煉身體。因為已經決定了5年內要去趟NEPAL。TREKKING給人的吸引力太大了,LN我終於有要出國的想法了。東歐也似乎不錯呢~~
所以,一定要鍛煉好身體,不然,海拔一高我估計就要掛了|||
順便,想要稍微的學會“節制”。
夏天呢,也想穿穿看裙子了啊~~ 我果然到了少女的年紀(?!)

今天夏天的行程暫時改成去雲南,應該是去麗江一帶吧。
那裏是據說“去了就不想回來”的神奇地方。
雖然,我很想念北方的山巒=___________=

記得誰說過,KK家的飯是不應該盲目得耽誤了正事的,因為他們家有位勞模= =+
好吧,我從去年開始就一直怠慢了正經事,所以,勞模會絲瓜我的吧。而且,現在啊,我們家是雙勞模(two four four同學現在也已經是拼命三郎了啊~),所以,我更好努力起來才行XDDD

我要去蹲XQ了,哦哦,個麼,今天的言碎語就到這裏吧~ CHU民那




Category:歲月靜好 | Comment(4) | Trackback(0) | top↑ |

38婆式de碎碎念

2008.03.08 Sat
七安說她回挪威的頭一個晚上夢見自己穿越去老准家的狗身上,然後看見老准和我家小GO H了。
是了,內女人以一隻狗的視角觀看了一場非常綺麗的本壘= =+
索性她在夢裏是只狗,不然一定又是尖叫又是鼻血亂噴的,太有傷風化了啊。
不過……為什麼我始終沒有做到過任何歡喜的CP在夢裏H捏?鬱悶|||

KODAKUMI的《anytime》太好聽了,以致於我不斷的反復播放。曲調很輕快啊,放鬆心情正適合來著。
是說我感冒快一周了。給身邊的人都帶來了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不同麻煩,抱歉了/■\

說起來,最近對自家兩爺的稱呼又有了突破性的發明|||
24—>爹爹;51—>兒
估計這名號被51同鞋聽見了要絲瓜的吧=。= 但是人家真的好像要這樣的兒子啊!!太有成就感了,小時候又可以盡情TX之,感覺哈棒(ゝ∀・)
說到這個稱呼,自從七安同學做了如上春夢之後,還真當自己是老准家內只狗來著,天天喊老准——主人囧。我家loli變成——主人他姘頭囧囧。
好吧…………

昨天打電話和游遊不曉得怎麼聊著聊著就聊到非常嚴肅的話題上去了。討論了半天,我接了個新的活——做個手工類的展示推廣網站_| ̄|○
嘛嘛,其實是我主動提出了意見,並且一步步鼓勵暗示著某游同學,然後終於將她引導去了正途,而我,也就不負眾望的(沒人指望我其實|||),做了她的網站技術支援。
那個啥,總之,我其實也是犯賤,看了韓國的網站很是歡喜所以想要自己做做看這種風格的,但有深知此風格絕對不適合俺家KK,於是,拖人下水 一人一。
我是賤人啊(抱頭)!!

今天在車上看雜誌的時候突然發現——我家loli竟然是220生日而不是210ミ ゚Д゚彡
太可怕了,我的記憶體竟然病變了麼?啊啊~~_| ̄|○ (我真的很喜歡這個顏文字啊)

昨天和SEA聯繫,想問問奧運會的門票問題,卻得到北京可能要提前一個月封城的消息。
但這其實沒什麼,問題的關鍵在於,老爺子說了,封城不太可能,倒是旅遊景點部分被封鎖是可行的。
於是就躊躇起來了。
如果無法自由的交通,個麼去了也意義不大。
單單去看奧運的話……不在那個城市也可以,去希臘最好!
所以,今年夏天的北京行估計只好取消了。
青海的許可娘親依然沒有批准。似乎連雲南都有點困難(?)
果然需要早早的去那類自助旅遊的論壇駐紮了啊,不然,我空有一腔熱血沒人帶進門,自己一個人像無頭蒼蠅似的亂轉,又浪費錢財,又無法盡興,實在很糟糕。
說起來娘親有提議她親自跟我去旅行。可能這樣比較安全(?)但是絕對打!
我那是去自虐的,不是舉家去歡騰放鬆奢侈的啊~~
俺在外地所爆發出的小宇宙娘親大人您絕對無法想像!!

說起來,娘親和老爺子的冷戰終於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和解了。
果然,是一家人啊~~(ゝ∀・)
我最愛我的家人了~喲!

哦哦,今天是38節。MINA快樂~~
插花一句,我總覺得吧,這節日應該是給那些類似中居X廣,井X原,國分太X,小山X一郎,八X乙女等等的老38大38小38們過的節日啊~~(被群毆T0T)

好,老爺子喊我了,滾去困覺。民那桑晚安喲~~




Category:歲月靜好 | Comment(4) | Trackback(0) | top↑ |

蝴蝶飛不過滄海

2008.03.02 Sun
傾生顛沛,請你好好的愛我。― 文藝開腔

exile's work

週五晚上一個人走過宿舍後面的小林道的時候還覺得自己是這樣的幸福,被那麼多人愛著,可以愛那麼多人;週六下午的時候卻崩潰得天塌地陷我還得要支撐下去。
一直以來覺得家庭問題是不會困擾我的。雖然每天都要和娘親吵架;雖然老爺子和娘偶爾會冷戰,但是……類似離婚這類的恐怖字眼從來沒有出現過。
所以週六下午當娘親質問老爺子:那你那個時候就不該把我娶進門;以及兩個字――離婚,硬生生從客廳轉了三個彎傳來我房間的時候,――事情大條了!
每一場政變都是突如其來,每一場政變都會留下不可磨滅的巨大瘡口。我們家的家庭政變亦然。
這次我絕對不幫老爺子,雖然我完全沒有和老爺子開罵的立場。
當然,娘親離家出走這樣的行徑也是錯誤的!
結果一個下午吵到後來變成我在一個勁的勸慰這兩個老小孩。
兩人的脾氣都倔得認定了就10頭牛也拉不回似的,苦了我衣著單薄的在大風裏拉扯阻止娘親的荒謬行為。
老爺子抽煙抽煙猛抽煙,就是沉默的坐在家裏一言不發的冷著一張撲克臉。――到底是大男人主義的混蛋,關鍵時刻爭個破面子人家給了臺階讓你下你還嫌棄臺階不夠緩?!
去TMD的混帳東西!!
老子也不是好惹的主兒。U們再鬧騰鬧騰下去乾脆一拍了兩散了給我撫養費我自立去冊那。
看見娘親一張委屈的臉孔就覺得信仰無聲坍塌了。如果覺著這言語嚴重了,那麼就說是某部分的價值觀的轟塌好了。
對婚姻,甚至與人的相處,我又不知所措了。
一直以來相信著自己的家庭是這樣的幸福美滿的,突然有一天誰告訴你,你的父母其實一直在你所不見的地方大大出手隨便一件小事情都可以弄到兩敗俱傷,那一瞬間的絕望感,能明白麼?
悻然我是個20歲的成年人,最多絕望,不會太過傷心。
兩老小孩維持了20年以上的婚姻和戀愛,我始終希望你們兩能快點和好然後繼續相親相愛嬉笑謾駡。――這個,是我的底線,我對於人際交往的一種堅持,起碼看過了那麼多骯髒的東西,自家兩老始終保持著那份美好,――這是對我疲憊心靈的最大治癒。



Category:歲月靜好 | Comment(11) | Trackback(0)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